看了法国有钱人怎么教育孩子,终于知道富人和穷人的差距为何越拉越大

看了法国有钱人怎么教育孩子,终于知道富人和穷人的差距为何越拉越大

近日,法国《费加罗报》刊发一篇名为《这些培养出优秀孩子家长的育儿经》文章。人们常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不可否认的是,家庭教育对孩子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世界上的所有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拥有成功的人生。那么,究竟是什么因素影响了孩子的成长呢?怎样才能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孩子?对此,法媒做了相关的跟踪报导
富裕家庭更易培养优秀的孩子

 

富裕的家庭能够为孩子提供最好的教育条件,经法国教育学家埃里克·夏邦尼(Éric Charbonnier)研究,来自富裕家庭的孩子的知识储备比普通孩子多得多。

 

事实是,在一年时间里,同样是三岁,一个来自富裕家庭的孩子接触到的单词量比来自穷困家庭的孩子接触到的单词量超过3倍。孩子们的这些差异在学校很难弥补,这将不利于孩子学习阅读、写作和数学。

 

经合组织(OECD)每三年组织PISA国际中学生能力测评,在对72个国家的15岁中学生测试后,得到的测评显示,法国教育不平等现象突出

 

家庭环境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法国中学生成绩为何参差不齐。2016年,法国超过20%15岁学生测评成绩优秀,而经合组织国家平均比例为13%。然而家境不好的法国学生中,测评成绩糟糕的比例多达40%,而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为34%。在法国,只有2%的好学生来自贫困家庭。

 

看了法国有钱人怎么教育孩子,终于知道富人和穷人的差距为何越拉越大

 孩子们在学校上课。

毫无疑问,教育的不平等注定将会给孩子带来不公平的人生。能接受金字塔精英教育的孩子,来自普通家庭的只是少数,更多的是优渥的家庭。法国的精英教育就好像一把“筛子”,孩子从小就经过层层选拔。不过,据教育学家埃里克·夏邦尼研究,即使是法国公立大学也是如此,一些专业的研究生也像精英学校一样经过筛选,从小到大社会不平等是高学历的“筛子”。“毕竟,不平等现象从幼儿园就开始形成,然后在小学、初中、高中延续……而且这种现象越来越严重”,教育学家埃里克·夏邦尼说。

                                                                 

但是,我们总不能让所有的孩子都接受精英教育吧?“孩子自幼儿园开始阶层就已经固化,到大学才开始讨论社会多元化问题,这不是很可笑吗?”教育历史学家克劳德·勒列夫(Claude Lelièvre)说。对他来说,学校本质上是精英教育, 将学校“大众化”是一种荒谬。从历史上看,创办学校是为了吸引优秀的人才,但并不是让任何人都能成为“元帅”。自从法国大革命后,法国通过精英学校建立了贵族民主制。他继续说:“如果大家想被最优秀的人管理统治,那就表示并非所有人能可以成为统治者。”但是,在精英学校谈论民主要比初高中容易得多,毕竟那要涉及一千万学生。

 

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比学校更重要

孩子成功与否更多取决于家庭而不是学校,这是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早在上世纪60年代出版的《继承者:大学生与文化》一书中给出的结论。50多年后,法国总理府属下官方智库“法国战略与社会展望局”(简称法国战略局,FRANCESTRATEGIE)的研究数据再次印证了这一观点:在法国,父亲是高管的孩子比工人家的孩子成为全国最富有的20%的人的几率高出4.5倍。首要原因是因为富裕家庭有能力开展学前教育,并在摇篮里就“各显神通”,为孩子今后的成功打下坚实基础。

 

在长达1200页的《不同阶级的童年》《 Enfances de classe》一书中,巴黎高等师范学院社会学教授贝尔纳·拉希尔(BernardLahire)证明了这一事实。16名研究人员对35名5岁的幼儿园孩童进行了长达四年的追踪调查,这些孩子有的在街头流浪,有的来自农村,父母分别是农民、失业者、企业家、律师、教师等。调查研究显示,家庭生活水平以及住宅空间大小对孩子成功有着决定性影响。调查还仔细分析了富裕家庭和平民家庭对孩子教育的一些细微不同之处。

看了法国有钱人怎么教育孩子,终于知道富人和穷人的差距为何越拉越大

 《不同阶级的童年》(《Enfances de classe》)。

 

不同家庭的教育理念

这些孩子里有在高级场地打网球的瓦莱丽(Valérie)。她妈妈说:“从社交层面而言,在巴黎可以和朋友一起玩的运动,那就是网球。”记者发现,有钱的家长时常会给出一些极其讲究的教育理念,他们的深思熟虑涵盖了饮食、健康、电视和阅读等孩童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被外祖母读的拉封丹童话所深深吸引的露西(Lucie),小小年纪就开始写“关于狼”的故事;又比如遗传身为工程师父亲的优秀基因,擅长心算的马克桑斯(Maxence)。

 

富裕家庭育儿经1:每年让孩子在国外呆几星期

 

小女孩瓦伦丁(Valentin)就读于巴黎七区的一所公立小学。该富裕街区的公立教育已足够保证巴黎高级中产阶级(布尔乔亚)的下一代的教育质量。瓦伦丁的父母之前分别是一家中小企业的财务部经理和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目前暂时处于失业状态。照顾瓦伦丁的也是父母精心挑选的母语是英语的北美“互惠生”。瓦伦丁的母亲解释说,比起英国人,更倾向选择来自遥远国度的互惠生。每年夏天,他们都会在国外呆几个星期,比如纽约、芝加哥或者瑞典。他们也经常出国看望朋友。这样可以让孩子从小了解其他文化和练习英语,因为英语是必备的职业技能,事实上, 小女孩已经开始用英文造句。“这种国际精英家庭有条件也有资本在世界各地建立人际关系网络。”

 

看了法国有钱人怎么教育孩子,终于知道富人和穷人的差距为何越拉越大

 孩子在草坪上看书。

 

瓦伦丁已经在练习游泳、网球和舞蹈,且非常自律。她很少看漫画,看的都是由父母精挑细选的书籍,父母不让她看屏幕,也不怎么给她吃糖。表现得好也没有什么奖励,因为这是“正常的”。当然,做错了事也不会受到惩罚,因为父母信奉的是温柔教育。

 

每天晚上,妈妈会给瓦伦丁读一本对特洛伊战争大书特书的希腊神话故事书。已经学会使用简单过去时的瓦伦丁在学校也自然是个好学生。

 

富裕家庭育儿经2:对孩子各方面都有严格的规定

 

马蒂尔德(Mathilde)的父母是法国消费竞争打击舞弊总局稽查员,他们的收入更接近中产阶级。他们非常注重孩子的说话方式,会指出三个孩子发音问题,当孩子不理解一个词时,他们会教孩子们查字典学习词义。玛蒂尔德三、四岁时,母亲伊莎贝尔(Isabelle)就开始教她阅读:“我的母亲是小学老师,所以我对教学方法略知一二,比如唱字母歌等等。”

 

看了法国有钱人怎么教育孩子,终于知道富人和穷人的差距为何越拉越大

 母亲陪伴孩子阅读

在市图书馆,伊莎贝尔不让她的孩子们借“太庸俗又幼稚”的书,而是希望他们可以借那些大孩子们看的书。虽然伊莎贝尔的三个孩子目前在南特一所“混编”公立学校上学,但未来会被送入私立学校就读,后者在某种程度上过滤了一部分社会阶层。父母对孩子的就寝时间、餐桌礼仪、家庭游戏规则等各方面都有严格的规定。严苛的规矩甚至引发家庭“战争”:祖父母认为伊莎贝尔育儿条条框框太多,而伊莎贝尔则认为亲戚其他孩子没有教养。在这种家庭教育下,玛蒂尔德毫无疑问是学校里公认的好学生:守纪律 、学习好、竞争力强。她总是力求自己比其他人做得更快、更好。

 

平民家庭的尴尬

 

马蒂斯(Matisse)的父母是一家豪华餐厅的业主。他们把孩子送入一所蒙特梭利学校就读。出身平民的父母对儿子的教育寄予厚望,但仍保留着平民阶层一些与学校教育不协调的习惯。他们自认为很优秀的儿子在学校不过是个成绩平平的普通学生。研究员发现,当他们带孩子去迪士尼乐园享受“美好童年”的时候,另一些家长则选择带孩子去博物馆陶冶情操,通过启发孩子对生活中的广告、报纸、宗教和政治问题进行思考,来培养孩子的批判精神。

 

佛系父母:孩子快乐就好

 

阿莱克赛(Aleksei)是家里四个孩子中唯一的男孩,住在图卢兹的“混居”街区。母亲是小学老师,父亲刚刚创业。家庭的休闲活动偏宗教性质——母亲是天主教徒,父亲是东正教徒,他们希望孩子们都能茁壮成长、拥有自己的“小确幸”。

 

阿莱克赛的父母精心地为孩子挑选阅读书籍,他们拒绝“竞争”,也对“成功”不感冒。因为对佛系父母来说,好好过一生远比成为世人眼中的“成功人士”重要。其他父母会尽量避免孩子从事“不体面”的体力活,而阿莱克赛的母亲却认为儿子像父亲一样成为园丁也没有什么不好。她不想让儿子进入体操界,因为竞技体育竞争太过激烈。

 

看了法国有钱人怎么教育孩子,终于知道富人和穷人的差距为何越拉越大

 两个孩子在一起学习。

阿莱克赛是1月出生的,本可以提前上学,但父母没有这么做。受家庭教育的熏陶,阿莱克赛也不喜欢竞争,他对老师表示,重要的不是“比别人先完成”而是“把事情做好”。阿莱克赛在学校里快乐地学习,从不做出格的事。不过,正如社会学家观察到的那样,幼儿园不是竞争最激烈的地方。培养孩子的竞争精神,这种必不可少的能力可以帮助他们获得更好的学习和工作机会。

 

如何改变现状?

通过观察法国优秀孩子的家庭背景和教育理念,我们不难发现这些家长的家庭教育理念存在着很多共性。比如,孩子会遗传父母优秀的基因;家长会在生活中处处启迪孩子,培养孩子的独立思考的意识;家长在注重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的同时,还会为孩子精挑细选适合的读物;生活的环境让孩子快速掌握一门新语言;父母严格的家教让孩子更自律、更有礼貌,学习也更好;但有些父母只想让孩子快快乐乐地成长,自然他们的孩子也不喜欢参与激烈的竞争。

 

看了法国有钱人怎么教育孩子,终于知道富人和穷人的差距为何越拉越大

 小男孩在跳跃。

只有富人的孩子配得上优秀的教育的资源,那穷人的孩子难道从出生起就开始输了吗?

 

《不同阶级的童年》一书的作者不断重申,这些孩子虽然生活在同一个社会的同一时刻,却并不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必须指出的是,这本轰动社会学届的开学季新书不是没有局限性——充满悲观性质的研究仅满足于“呈现”现实,而未对那些打破“决定论”的案例做出剖析,有些工作甚至可谓多此一举、白费力气。作者给出的解决办法也充满了乌托邦气息:只有增加针对穷人的大规模的重新分配社会财富才能改变现状。

(欧洲时报/ Eliance编译报道)

编辑:Eliance

0
分享到:

评论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